Relian's

长情而薄情,女儿控,拼命学习中

围炉夜谈――分析晓星尘之于薛洋的特殊性

纯属人物分析,纯属人物分析,纯属人物分析。
带不带cp向看都行。

围炉夜谈是薛洋对晓星尘情感变化的一个关键转折点,但实际上,初看这一段时不免会觉得有些牵强和突兀:薛洋前一秒还在充满恶意地揭晓星尘的伤疤,后一秒怎么就心血来潮想给他们讲自己小时候的故事了?总不可能是因为他同情晓星尘吧?而且,当时晓箐二人已经准备去睡觉了,可以说是薛洋留住他们讲了故事,这简直太不符合薛洋的性格了。
但其实薛洋的“心血来潮”是有原因的,同时也牵扯到了标题里说的“特殊性”。原因在哪里?就在揭伤疤那一处。

分析原因前,先说明下薛洋对正派人士的态度――蔑视。他觉得那些所谓正派都是伪善的垃圾,自己手上不干净还有脸管别人的事,自以为品行高洁不过是为了自我满足。
这里特别要举出薛洋对宋岚的态度,很简单,就是看不起。
他讨厌宋岚是因为宋岚的“傲”,这在《恶友》里有所体现,但他看不起宋岚,则更多是因为白雪观的事。薛洋屠白雪观,是为了报复晓星尘,而且之后薛洋用这件事扰乱宋岚的心神,甚至讥讽他,说明薛洋感到这次报复很成功,很满意。为什么?因为宋岚做出了他意料之中的反应――迁怒晓星尘。
对于当时的宋岚来说,只见过一面的薛洋过于陌生,很难第一时间认识到错在于谁,只能对着晓星尘发火。这是人正常的反应,倒不如说宋岚只是说了重话让我很佩服。
但是薛洋对宋岚表现的想法应该是:看你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,也不过如此,还不是像疯狗一样乱咬。宋岚的反应既在他的预料之中,又反过来印证了他对正派人士的看法,所以他很满意,同时看不起宋岚。
那么,如果宋岚见到晓星尘后没有迁怒,而是按着他的肩说没事不是你的错,走走走我们一起去打死那个薛洋,虽然晓星尘仍然会愧疚,报复的目的算达到了,但在偷听的薛洋会很痛快吗?肯定不会,他更可能会不爽地咒骂几句。
这种反应是不是有点眼熟?来看看这一句:

闻言,薛洋翻了个轻蔑的白眼,嘴皮子微动,似乎无声地咒骂了几个字,却故意佯装不解,道:“那道长,你这位朋友他现在在哪?你现在这样,怎么没见他来找你?”

正是围炉夜话时的描述。

薛洋已经验证了宋岚是“伪君子”,他自然断定晓星尘也是这样。揭伤疤除了是要让晓星尘痛苦,应该还带有一种试探,而且他也坚信晓星尘会有他想要的反应。大概是什么反应呢?
我个人代入一下晓星尘的话,感到愧疚是肯定的,但是我做错了吗?我不过是做了好事而已。因此我难免会委屈,甚至当旧伤发作痛苦不堪时,我可能还会后悔给他眼睛。参考这种常人心理,薛洋可能认为晓星尘会不愿多提宋岚,逃避他的问题,或至少因为愧疚难以开口(之后到义城的宋岚有这样的倾向)。
结果晓星尘完全不按套路出牌,不但认定宋岚是自己的至交好友,甚至从容来了一波友情吹捧:一位秉性高洁的赤诚君子。
薛洋:???
薛洋当时确实不爽了。他一方面是不屑于晓星尘对宋岚的评价,另一方面或许就是因为晓星尘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,这极有可能是他遇到的头一次心理战失算。虽然为了找回情绪,他加了一句来捅刀,但他当时的心思已经乱了:晓星尘怕是脑子有病吧,被人骂走还变着花样夸对方。然而不管他内心怎么咒骂怎么嘲笑,他肯定在潜意识中感觉到:晓星尘可能是不同的。

这种不同就是,晓星尘的性格太纯粹了,你很难在他的情绪中找到比较强烈的负面情绪,例如厌恶和仇恨,他甚至可能都不会后悔,就像他不会后悔把眼睛给宋岚,不后悔三省擒凶。晓星尘的善恶观非常单纯,比如看到薛洋掀摊这种流氓行为,宋岚明显厌恶到直接一记拂尘上去,晓星尘却好言相劝而且眼神“不带谴责”,甚至对薛洋颠倒黑白的言论忍俊不禁。他只是纯粹觉得“这样不太好,最好别做这种事”,这一点在他对待阿箐和薛洋模仿他劝魏无羡里都有体现。
所以宋岚迁怒他,他并不会因此改变对宋岚的看法。薛洋害得他没了眼没了朋友,他恨薛洋吗?我觉得可能不会,恨是一种比较私人化的情感,从他后来和阿箐的对话里能看出,他仍然只从为世除害的角度看待薛洋,而不强调薛洋对自己做了什么。但宋岚的态度就很明显是要亲手杀了薛洋,因为他有来自白雪观事件的恨意。
这是因为晓星尘成长的环境太封闭太美好,甚至他在下山前可能从来没有感受到这些负面情绪,以至于他根本就没有学会去厌恶,去仇恨。他下山时17岁,性格己经完全形成了,之后再想改变基本不可能。之所以他对“恶行”很宽容,是因为除了杀人这种大恶外,他可能根本不了解像偷盗掀摊这种小恶,他只是本能地觉得不好,也不会有“傲”的感觉。
这种性格太纯,也太脆,完全不属于薛洋的已知范围,几乎可以说是真正的清风明月了。晓星尘身上的利他主义太重了,薛洋隐约从他对宋岚的评价中察觉了这一点,但薛洋从来不承认绝对善良的存在,于是抱着一种(自己完全没意识到的)“他有所不同”的感觉,薛洋第一次有了很强的倾诉欲,而且借着假身份的掩饰少了顾忌,所以他才会突然讲起自己几乎不可能告诉别人的往事。
故事最后没有讲完,我觉得是因为薛洋回过神了,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干一件傻事,毕竟只是不想暴露的话可以随便编个结尾。之后他肯定在心里直跳脚:居然把这件事告诉晓星尘,真是鬼迷心窍!
然而不管薛洋有多气恼,晓星尘已经听到了这个故事,出于心疼和因彼此分享经历的欣喜(因为他其实挺孤单),出门买糖去也。

综上所述,薛洋在根本上并不是因为晓星尘给糖而改变想法的,而是因为晓星尘打破了他对正派人士的定论(虽然他并不承认),在薛洋心里具有了特殊性。毕竟如果没有特殊性,他就不会把过去告诉晓星尘,更不会有给糖的后续情节。也就是说,天天给糖是反应过程的话,围炉夜话就是反应条件。
因此如果换了别的性格的人救了薛洋,极可能根本不会有围炉夜谈这一展开,或者直白地说,全书里只有晓星尘这个正派人士如此纯粹如此天真,足以让薛洋一时忘却蔑视,放下心防。
这也就是晓星尘之于薛洋的特殊性。

震惊!老父亲竟因儿子不务正业怒而打断其腿!

不要信标题😓其实是角度极其刁钻的假清理实锤。

首先是关于“清理”事件受害者薛某的伤情分析:
被道长发现时洋哥身受重伤,“血腥味很大”;道长疗伤时表示“再拖延不治,你这条腿可能会废了”;洋哥的伤(在道长的呵护下)一个月就差不多好了,这一过程中只提到了洋哥的腿“不宜下地走动”,和被嘲笑是跛子,这两件和伤情有关的事。
因此可以得出洋哥腿部重伤,身体其他部位伤情一般的结论。

但其实腿部本应是最难受伤的地方,因为文中绝大部分人是用剑的,解除对方武力应攻击手臂部分,最致命的则是头胸部,由于位置原因腿部也很难被伤到。因此洋哥腿部的重伤就很不自然了。

所以为什么是腿部?因为做阴虎符用不着腿。

洋哥在鬼道方面造诣那么高,瑶妹为今后以防万一,不可能轻易放弃这一价值。做阴虎符怎么想都是个技术活,光是毁掉就花了羡羡很长时间,做出来的过程自然得非常小心精细。然而为了服众,洋哥是肯定得打成重伤的,但是混乱中一旦重伤了除腿部外其他地方,重则致死,就算一切顺利,也很难保证没有后遗症。想想,洋哥做阴虎符的时候,突然手臂一阵帕金森,emmmm,太危险辽。
所以瑶妹肯定是嘱咐过了:尽量打腿。
这一点也证明了假清理的真实性。

再者,重伤腿部对瑶妹还有其他好处:

①降低薛洋的愤怒值
如果伤到头胸部,不但危险,洋哥也会觉得金光瑶你他妈就是就是要杀我,超难哄的(?)
如果伤到上肢,一旦有了问题,不只阴虎符连剑也不能用,洋哥肯定不能忍,太不划算。
所以腿部无疑是最优解,就算洋哥腿废了,他还能用剑,还能研究鬼道,最大程度保全了他的战力,很OK。
②让薛洋专心于事业
洋哥遇到道长,可能是瑶妹安排的,但他不可能百分百保证道长捡到洋哥。在没有被道长救回去的情况下,洋哥最后还是会回金家。再看看道长的话:再拖延腿可能会废,道长本身说话根本不会夸张,所以一旦金家的人来晚了或出了意外,洋哥就得坐轮椅了【x
如果腿废了,很大程度上免除了洋哥招惹是非的可能,毕竟一条腿废了还出去掀摊子也太身残志坚了😄
而且这种情况下洋哥的战力变为大多依靠鬼道,他肯定会在鬼道方面花更多心思。鬼道研究有进展,对瑶妹就有好处。
③便于与薛洋通气
即使是假清理,瑶妹也肯定不会告诉洋哥,因为按他的脾气不管假不假,都不可能乖乖被打。洋哥到了义城,更可能是他自己逃过去的,毕竟把他送过去有被发现的危险。但是金家的修士还追不上一个腿部重伤的人吗?不可能。外人基本不可能清楚洋哥的伤情,看到他重伤就行,所以故意放走洋哥就不太会被怀疑了。但洋哥了解伤情,追不上自己,哄谁呢?所以瑶妹利用这一通暴打传递了假清理的意思,日后也好和洋哥联系。

啊我现在觉得瑶妹真聪明他怎么能这么聪明!!而且洋哥被道长捡回去之后沉迷于过家家,并没有意识到第二点!不然他肯定不会再帮瑶妹:还想把老子打瘸了帮你干活,滚滚滚(……)

这大概就叫姜还是老的辣【bushi
偷偷 @玫糜 太太神仙写手,为美咪父子添砖加瓦😁

啊啊啊啊啊道长贪得无厌,想要我所有的眼泪!!😭
广播剧哭瞎我辽!!😭
然而杀人那段看到一条弹幕:洋洋是因为他们嘲笑道长才杀他们的,他就是这样一个嫉恶如仇的人。
啊我没控制住笑了出来哈哈哈,嫉恶如仇的洋哥哈哈哈哈

测了下自己……sad.

这断章取义emmm

去看微博有没有新消息,结果有人把作者微博下面读者们发的“我永远是您最忠诚的信徒”截下来,当做邪教言论……
???不是,这句话是花怜式表白啊!只是表示支持作者而已啊!书都不看就来一出断章取义,某些人究竟为什么这么优秀:)
还有之前说死日是骂人的话,四儿子实力委屈😣我能笑一晚上了好吗?清醒一点啊,这是阅读理解能力有问题吧!?

p1大V亲口说重庆深圳合作找到人
p2澄清新闻(还有更多想看自便)
p3p4@ 重庆警方+警方回复
p5深圳警方回复
p6警情一词解释
p7p8政务微博观察+内江共青团转发
p9初始新闻图

微博上的主要实锤大概就是这些了,我努力梳理了一下,反驳了某些言论。方便辟谣。希望大家能看一下,如果微博上没有整理,emmm,希望发下。
为想知道情况的人提供方便,欢迎阅读。
反驳内容:
①受害人不在重庆在深圳
请看p1p4p5,大V亲口说人在重庆,双警合作,可两方都回复了无警情。
②重庆方回复的是mdf未报警
请看p3p4p6,回复的是大V,顺便请了解下警情是什么,警方意思是没这个事。
③为啥信公安不信官方(?)
请看p7p8,还有更多自行去看。
④难道共青团紫光阁会造谣
请看p7p8p9,自行对比下措辞,团阁没有造谣,只是转发科普,拒绝网络暴力,未对事件做出肯定,都说了是“网曝”“爆料”。
⑤受害者是未成年人不是老师
请看p1p2,自相矛盾,“自导自演”。

辟谣到这里就结束了,感谢观看。此外网上关于大V不良言论的曝光,我只就事论事,感兴趣的自便。

后面有超多废话,还是希望大家都看下,请随意。

关于现在某些人“作者抄袭融梗活该被造谣”的言论……嗯,说实话我是喜欢这本书,也没ky过。双方调色盘都看了,恕我愚钝,感觉双方都有理,融梗判定的界限也很模糊。我还挺迷信官方的,所以哪天真的起诉了一定退圈,没有官方锤,目前不会管。
退一步说,即使是真的,作者【这次】就活该被造谣,活该被网络暴力吗?
举个例子,有一个人因为被指出指示别人去杀人,被人们按住暴打,打了一会有人辟谣了,说他没干这事。但是又有人说:“他以前偷过东西!活该被打!”人们一听,是小偷啊,怪不得被人诬陷,自己人品不好呗!于是高高兴兴地又开始打,现在还没有结束。
这些人做得对吗?说实话,觉得对的人,我不敢说什么大的,但至少肯定缺少法制观念。
真正的活该,是一个人因为自己做过的事直接受到惩罚,而不是被逼着担下别人捏造的事情。现在网上骂声一片,但直接原因到底是什么,这种网络暴力难道就不是暴力了?如果真的觉得读者都是罪人,麻烦看下这个微博――乐且有仪,理智粉已经努力了,他们也不是安然无事的。别再说以暴制暴了,在网络上暴永远治不了暴,只会有更多的暴力。
要说抄袭,融梗。作者指导的,这种事找到实锤就OK,请自便,但至少别再扯上这次的事,真的。因为这件事是造谣的,借着这个风头指责作者,只会让一些ncf觉得只有自己方掌握了真相,甚至一假皆假,感觉到处是碰瓷,感觉自己有责任“捍卫”喜欢的作品,到时候只会是一轮更可怕的网暴,以至于可能出现真正的受害者,然后又是循环往复,这难道是你们想看到的吗?
别把责任推给读者。平时大家正常的维护自己墙头时,谁也不会提前在圈里大喊一声“我要帮您维护形象了”,同理,那些过激粉更是不会,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只是做了理所当然的事,我们读者又怎么阻止,劝理智的言论发得够多了。
说到底,既然这是一件利用人命造谣的恶事,无论是粉还是黑都应该头脑清楚,自觉避开这滩烂泥。难道拿人命开玩笑很有意思吗?

嗯,最后想给书友们说些话……这件事大家明白了,放心了就好,我整理这些实锤一是为了便于辟谣,二是为了让大家心里打消疑虑,好受一些,毕竟人命太重了。知道了是造谣之后,也不要去一些言论下面评论,这些东西放出来,想看的自然会看,不想看的再说也没有用,反而更容易招黑……微博上现在仍然很糟心,对身心无益,还是少去看,轻松一点。不要去让人道歉,diss完就走的人是不会道歉的。至于造谣人,看官方处理吧。大家都不容易,但网络就是这样。人心自清浊,【这件事上】我们无罪,作者也没错,知道真相总比提心吊胆的好,希望受到伤害的人能好起来,这几天的恶意太可怕了。

想说的都说完了,我一个普通人已经尽了力。说实话,从知道这件事到水落石出的这几天,我基本只睡了不到十小时,心里难受,担心受害者,担心作品。最后却是造谣!?拿一条人命造谣!?
这何止是燃烧我的卡路里,这是要燃烧我的好脾气。